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发现数学,发现儿童

——做学生数学发现的引路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,70后,中学高级教师,江苏省优秀青年教师、省特级教师后备,省教海探航杰出水手,无锡市名教师、无锡市优秀教育工作者、无锡市行知式青年教师,江苏省教育学会小学数学专业委员会会员、历任江苏省江阴市华士实验小学教导主任、校长办公室主任,新桥小学副校长,江阴市教育学会小学数学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、江阴市小学数学中心组成员。三次获江苏省教海探航征文一等奖,三次获得省杏坛杯征文一等奖,连云港市中小学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一等奖,有近200篇文章在《人民教育》《教学与管理》等核心期刊或主流期刊发表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4、南方与北方  

2009-02-20 21:21:06|  分类: 社会万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我的家乡在黄海之滨,这是北方但又不是大家印象中的北方,真正意义上的北方人说我是南方人,真正意义上的南方人又说我是北方人,我也这样认为。我们连云港人将山东及以北的人叫北方人,叫长江以南的人为南方人,以长江与黄河为界,江河之间为本土,唯我独尊。这样的中间地带,说气候真的很不错,温暖而湿润,既没有北方的严寒刺骨;也没有南方的烈日炎炎。但是我们在国家政策上也算是最吃亏的地段,北方入冬集中供暖发放取暖费我们享受不到,说你是南方;南方入夏消暑补偿发放冷饮费我们也享受不到,说你是北方。我就是生长在这北也不北,南也不南的祖国腹地——连云港。

因为工作的关系,四年前我来到了水乡江南——江阴华士。说是水乡,实际早就没了桨声灯影,没了鱼翔浅底。有的只是烟囱林立与黑水潺潺,现代化的工厂在路的两边林立节比,在美丽的校园都可以闻到西邻铁厂飘来的刺鼻的废气味。水质、土壤与空气的污染伴随着当地经济一路飘红。当我一次次随车下乡,除了苏南农村显著特征的乡镇企业(实际早改制了,现在应该叫私营企业)在广袤的大地上随心所欲地啃食着农民的土地外,我丝毫看不出一丁点儿全国经济百强县曾经第一的雄姿。七零八落的村舍没有我印象里江南农村的青砖黑瓦,甚至外墙瓷砖涂料都鲜见,大都是白灰涂抹,有点像赵树理笔下描写的黑驴粪蛋下了一层白霜那般凄凉。十之八九的人家没有院落,家前屋后散落的杂草垛儿和旧家具旧农具格外刺眼;三三两两的汽油三轮车或电瓶三轮车从我们车边颠簸着飘去,改装的简陋车棚被北风早就撕成了一条条,在机器马达声里咧咧作响,是在伴奏,是在低唱,抑或是在怒吼。这里所有沟壑池塘里水已经称不上水了,因为真正的水是无色无味的透明液体,而我看到的都是黑色或黑红色,散发着刺鼻臭味或难闻气味的流体。当地老农拿到菜场上出售的新鲜果蔬我都不敢买。说是水乡江南还不如说是全国工业重镇,西邻周庄镇也是全国工业重镇,在污染上只有之过而无不及,因为周庄的烟囱比起华士更多更密。昔日里那个轻舟穿荷,鱼虾跃仓,风景旧曾黯的水乡江南哪里去了?我了解到附近几个乡镇产业结构,让我为“中国创造”而悲哀。纺织、印染、橡胶、铝合金、钢铁、塑胶这些粗加工、重污染、低技术、劳动密集型企业占了现代江南各乡镇企业的十之八九。

不仅江南农村是这样,江南的城市也没有走出“中国制造”带来的重污染之怪圈。2007年夏天,太湖蓝藻爆发的事件,给上百万人口的无锡市带来断水20余天的恶果,也给省市当政者一记响亮的耳光:你只要当前的经济增长,你只要为官一任的政绩,你给我们的后代留下了什么?到时候手捧白花花的银子,喝着难以下咽的臭水是在所难免了。省市领导非常重视这一记耳光,查!改!关!环太湖企业拉网式排查,排放不达标企业今年整改,重污染企业关停,鼓励重污染企业搬迁,去内地或苏北寻找生产厂地。北方那散发天然气息的泥土,清新的空气,清澈见底的河水在商业利润的诱惑下在不久的将来将迷失自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